> 老钱庄心水论坛 >

12岁考上少年班,差点被《红楼梦》毁掉功成名就作曲生活,76岁的193333c0m天鹰心水论

发布时间:2017-07-25

12岁考上少年班,差点被《红楼梦》毁掉功成名就作曲生涯,76岁的他仍为民族音乐竭尽心力 原题目:12岁考上少年班,差点被《红楼梦》毁掉功成名就作曲生活,76岁的他仍为民族音乐竭尽心力 一朝入梦, 毕生不醒。 王立平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一个

12岁考上少年班,差点被《红楼梦》毁掉功成名就作曲生涯,76岁的他仍为民族音乐竭尽心力

原题目:12岁考上少年班,差点被《红楼梦》毁掉功成名就作曲生活,76岁的他仍为民族音乐竭尽心力

一朝入梦,

毕生不醒。

王立平

一个是阆苑仙葩,

一个是美玉无瑕,

一个是镜中月,

一个是水中花。

屡屡熟习的旋律响起,

一场红楼大梦,

便在“满腔难过,无限感慨”中,

慢慢铺开展来。

字字铿锵、声声泣血,

柔情万种,悠扬绵绵。

说不尽的儿女痴长,

道不清的繁荣落寞,

都饱含在这一曲曲的配乐中,

一个音符,

便是一个故事。

假如说王扶林等导演将这场梦搬上了荧幕,那么,王立平就是用音乐复原这场“红楼梦”的第一人。

王立平

《枉凝眉》、《葬花吟》、

《分骨肉》、《红豆曲》、

《秋窗风雨夕》···

《红楼梦》中一切主题曲跟插曲,

都离不开这团体。

八十年代初,

王扶林导演筹备拍摄电视剧版《红楼梦》。

新闻一传开,

时任中国片子乐团团长的王立平,

冲动得一夜没睡。

王立平与王扶林

那时的王立平,

早已是作曲大家,

创作出良多喜闻乐见的曲子。

《大海啊家乡》、

《驼铃》、《牧羊曲》、

《太阳岛上》···

每一首都是经典。

但对《红楼梦》痴迷的他,

始终都在心底有个欲望。

“《红楼梦》是个感情丰硕的世界,

最合适音乐表示,

我一直盼望按《红楼梦》的情节,

把它变成一个音乐的丹青。”

于是,他生平第一次,

自动“求”他人停止创作。

1982年,

北京王府井华裔饭店,

一个不太大的房间里。

41岁的王立平,

面对50岁的王扶林和一众红学大家。

“《红楼梦》作曲人选事关严重,

我晓得我要尽力压服他们。”

从初二初读红楼的懵懂,

到历尽千帆才理解的繁重心酸,

一贯拘谨的王立平,

把自己的一腔酷爱一吐为快,

越说越带劲。

他还给出了八个字基调,

“满腔难过,无穷感叹”。

“这难过和感慨既是从前的,也是明天的;是剧中人物的,也是作者曹雪芹的,仍是改编者、再创作者的,最终还要成为荧屏前宽大观众的。”

正是这八个字,

让王立平一朝入梦。

他更是找到导演,

一字一顿地说:

“红楼梦的音乐不合适协作”。

这短短一句话,也就象征着王立平需要为《红楼梦》创作包含《枉凝眉》、《葬花吟》在内的十三首歌曲,以及剧中一切背景音乐。

王扶林导演不敢信任:

那么多集电视剧,

那么多音乐,

你一团体写得过去吗?

王立平拍着胸脯说:

来得及拍,

我就来得及写。

“谢绝配合,

是为了尊敬艺术规律。”

独揽重担的王立平,

高兴自得了仅仅两天,

宏大的创作压力,

就让王立平在接上去的四年半里,

再也没放下过一天心。

《红楼梦》的编剧、导演、演员,

什么人物、干什么事、

说什么话、什么终局,

曹雪芹写得清明白楚;

谁穿什么衣服、什么花样,

什么节令什么穿着,

曹雪芹写得明清楚白;

就连道具、布景,

曹雪芹也都尽有叙说。

只要音乐局部,

整部书从头到尾没一个音符,

真恰是惹是生非!

歌曲岂但要表白曹公

所要表现的内容,

还要逼真地表达不同人物的真情和实感;

既要配合剧情需要,

更需唤起听众情感共识。

把纸上形象的诗词变成具象的感人歌曲,谈何轻易!真要下笔的时分,王立平才发明:脑袋里白茫茫一片真清洁!整整一年,竟没写出一个音符。

思来想去,

王立平感到任何现成素材,

都无奈承载这部经典巨着

所包含的思维、感情的厚重。

须要发明出一种,

专门属于红楼梦的音乐“方言”。


终极,他决议曲风上“十三不靠”,创作时不采取任何现成音乐素材,“不靠戏曲、不靠民歌、不靠说唱、不靠风行歌,也不靠艺术歌曲等。

但有两点必须“靠近”:必须牢牢凑近原着;同时还要靠近明天的时期、明天的人,必需是古人能懂得并能被激动的。

光是一曲《葬花吟》,

王立平就写了一年九个月。

“苦思冥想,词就放在书桌上,

天天早上我眼睛一睁开,

它就开始折磨着我。”

“曹公用了这么多篇幅,下了这么大的工夫来写黛玉,究竟为什么?她一点大事就哭闹,尖酸苛刻,动不动还吐血,这未来怎样办呢?最聪慧,最苏醒的林黛玉,她的苦楚也要比他人深重好多…”

那段日子里,

王立平一直地踱步,

口中念念有词,

“天止境,何处有香丘?”

他忽然茅塞顿开,

这哪里是抬头葬花,

这明明是俯首问天啊!

于是他乐思如泉涌,把“黛玉葬花”这幕写成了“天问”。

一出来,歌曲有6分钟,配上导演拍好的葬花片断,画面不够了。

“我认为是一个音也不能动,动一下都伤筋动骨。”导演和王立平反覆听了多少十遍,最后决定:音乐不动,画面重拍!

滴滴入血的《分骨肉》,

曹雪芹写得入骨三分,

甚至于王立平好长时光里,

都沉迷在那份悲怆中不可自拔。

直到有一天早上很早醒来,头脑里闪出一个很大的局面:一弱男子,有很强的特性,却要离别本人的同乡、家园,走向茫茫不可知的将来···”

一个旋律在心底流出,

王立平竟趴到钢琴上,

动情地哭出声来。

原着里十二支“红楼梦”词,

曹雪芹并不是为音乐而写。

王立平为这些词谱曲,

既要契合文字规律,

又要合乎音乐法则。

一字一句,甚至一个喟叹,

都要抒发出各不雷同的难过。

“这真实 未审是太难太难太难、

太苦太苦太苦,

但也切实太过瘾了!”

87版《红楼梦》音乐,王立平醉生梦死,足足写了四年半。

他说:“我不会再写《红楼梦》音乐,不是不想,不是不爱,而是我在创作中曾经倾其一切。”

这是从《红楼梦》的

字里行间一点点挖出来的。

典范的中国式艺术言语,

最中国式的悲吟与叹气。

1995年,

《红楼梦》音乐作为套曲,

当选“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

现在30年惶惶而过,

王立平的《红楼梦》配乐,

仍旧是不可超越的经典。

12岁考入中心音乐学院的王破平,

作曲课成就实在很差。

一次作曲系竞赛,

20多团体却只拿到三等奖,

他开端思考,

最终得出两个起因:

第一缺乏生活,

第二确切不会写歌。

从那时分起,王立平就对作曲有了自己的主意和寻求。

作曲的人,如果把中国老庶民放在一边,对他们不感兴趣,那他们对你也不兴致,这是最大的悲痛。

天上的东西要写,

地上的货色也要写。

作曲家的本分,就是要反应这个时代,要为你所面临的时代和观众付出你的休息,供给他们的文明所需,丰盛他们的生活。

而对王立平来说:

“作品主要的是久长留在人们心中,

给人们一种向上的力气,

一种对生涯的憧憬。

用当初时兴的说法叫正能量,

用传统的词说是经久不衰,

能让人们对这个作品,

有经久不衰的热爱。”

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

当年不惑的王立平,

早已是耄耋之年。

但他依然爱岗敬业地,

为了中公民族音乐的行进,

竭尽全力地创作。

不辞歌者苦,

但幸有知音。

- END -

(图片源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一切。)


PS:应聘内容编纂3名,

有新媒体任务阅历优先,

请求能完全实现一篇及格文章,

有义务心和团队精力,

兼职全职均可,薪资10k+

简历请发邮箱

yx-ren@qq.com

寻人启事 |  寻觅找找找找下一个匠人

点击图片,可直接跳转检查